某魔法的禁书维基
Advertisement
这个页面尚未完成,正在等待你的帮助。
欢迎一起加入编辑某魔法的禁书维基欢迎你的加入~


“我的灵魂闪烁着极彩的光辉。”

近代最令人闻风丧胆,魔法名为Beast666的魔法师,
科学一侧的王——亚雷斯塔·克劳利




亚雷斯塔·克劳利(アレイスター=クロウリー )本名爱德华·亚历山大,是学园都市统括理事长,科学阵营的领导者,同时也是近代最有名的魔法师奠定了近代西洋魔法形式的男人,亲手导致了自己所在结社黄金黎明的毁灭。一手导致了学园都市的诸多悲剧,同时现正为了自己长达百年的计划亲自行动。

背景[]

其为学园都市统括理事长,科学阵营的领导者,被木原脑干称为“科学一侧的王”[1]。其居住地点位于第七学区的“没有窗户的大楼”,一直以来都是头下脚上地悬浮在直径四米,全长十米,以钢化玻璃制成,充满了一种红色的弱碱性培养液的生命维持装置中[2]。他将自己的所有生命活动,全都交给机器代为执行,根据计算大约拥有一千七百岁的寿命。包括头脑在内的全身皆处于冬眠状态,大部分的思考亦由机械从旁协助[3]。透过散布在学园都市中约五千万台纳米尺寸的机械“滞空回线”收集情报,会知道这个城市中每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亚雷斯塔之所以使用生命维持装置,既为了避免让生命力外泄,也为了束缚住自己多达十亿七千万种可能性,防止形成灾难性的后果。他长久以来一直使用生命维持装置机械性地制造出魔力基础——也就是生命力,躲过了很多探测。

真实身份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魔法师,本名爱德华·亚历山大,魔法名是Beast666。曾经是近代魔法结社,最广为人知的黄金黎明备受瞩目的新人成员。在怪人频出的黄金黎明之中亚雷斯塔也是个有自己特色的男人,曾经做出过“按部就班研究魔法却又亲自动手写色情小说,并用了一百多个比喻描写男性的生殖器”、“不断与同僚争吵,为了释放心中愤怒让同僚们在自己的剧作中联袂登场”、“用自己的领结换下了挡住伤风败俗雕像私密处的蝴蝶装饰”、“把自己的精液带入仪式场”等奇怪行为。亚雷斯塔加入了塞缪尔·马瑟斯的一派,协助后者执掌一方权力对抗更有声望的维斯考特。但是亚雷斯塔的女儿,莉莉丝·克劳利过早的夭折,引发了亚雷斯塔对魔法的深沉思考。而马瑟斯为了开导亚雷斯塔,反而说出了激化亚雷斯塔愤怒的话。亚雷斯塔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恩师同时也是黄金黎明成员的阿伦·本内特,并一手导致了引发黄金黎明崩溃的“布莱斯大道之战”。在大战中,他使用了灵装幻想杀手击杀了维斯考特,在之后用双手剑彻底杀死了马瑟斯。诅咒着整个结社的全体成员,亚雷斯塔发誓将打碎所有相位,终结所有神秘,还归一个任何人理所当然活着的世界。因为诅咒,亚雷斯塔失去了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目前全世界的魔法师之中,约有两成是他的弟子。而且有将近五成的魔法师,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影响。由于他的言行举止太过异想天开且超越常理,使他曾被数个国家驱逐出境。根据记载,他是个最恶劣的人渣。他在旅行的过程中,为了进行一场魔法实验,把跟他一起在世界各地旅行的妻子当成与守护天使爱华斯接触的媒介。而且在女儿莉莉丝死亡时,他依然无动于衷地研究名为magick的魔法理论。甚至为了进一步实验,还动用大量跟他女儿年纪差不多大的少男少女与药品……不过,他为所谓的异世界——也就是天界或魔界这类“不同层级但互相重叠的界”找出了新定义,也为魔法仪式开创了崭新视野,就这点而言确实功不可没。

亚雷斯塔被认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魔法师,但同时他也被视为对魔法给予最大侮辱的魔法师。他对魔法所做出的全世界最大的侮辱就是——舍弃魔法而投向科学。亚雷斯塔这样的行为,就形同擅自顶着魔法文化代表者头衔,在没有任何人允许的情形下,向科学文化举白旗投降,这对魔法世界而言是最大的侮辱。所以,亚雷斯塔成为了全世界魔法师的敌人。根据历史记载,他死于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一日,据说坟墓位于英国某处乡下,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死,而是趁着战争后的复兴在冥土追魂的帮助下创建了学园都市。史提尔跟亚雷斯塔见过面,却没看穿亚雷斯塔的真实身份。这是因为,英国清教追杀亚雷斯塔·克劳利,依据的是长年累月搜集到的情报,但这些情报都是亚雷斯塔刻意放出的假消息。既然原本的情报是错的,不管是以魔法或科学的方法来调查亚雷斯塔,也不可能找得到任何与亚雷斯塔·克劳利之间的关联。换句话说,对英国清教而言,亚雷斯塔只是刚好同名同姓,或是使用了假名。

亚雷斯塔特别重视埃及神话。他在解释本身思想时有个特征,就是会提到伊西丝、欧西里斯、荷鲁斯的时代等引用自埃及神话的神祇名的词藻。据克劳利所言,伊西丝时代是十字教成立前的原始宗教时期,欧西里斯时代是十字教散布与停滞的时期,至于荷鲁斯时代则是十字教毁灭让人类真正觉醒的时期。

亚雷斯塔“身为人类却想和‘魔神’全面开战”,构筑出爱华斯这一秘密武器。而接触爱华斯的核心需要上条当麻的幻想杀手与第一位一方通行。

外貌[]

魔法师时期[]

魔法师时期的亚雷斯塔,由于天生的中性美与怪胎特有的魅力,意外地受到异性欢迎。因为在感情方面由于自己的俊美不需要努力,导致他对于普通的恋爱没有兴趣。

统括理事长[]

统括理事长时期的亚雷斯塔,则有着留到脚踝的银色长发,还始终身穿绿色手术服。亚雷斯塔原本因为缺乏特征而带给见者各式各样不同的印象(包括声音),既像男性又像女性,既像大人又像小孩,既像圣人又像囚犯。平常使用隐藏所有喜怒哀乐的语气跟来访者说话。

银发少女[]

出现在上条当麻面前的银发少女亚雷斯塔则是为数众多的可能性之一。看起来年纪大概和御坂美琴一样,或是再小点。特征是一头美丽的银发,以及白到不健康的肌肤。她身穿以淡蓝色为底的双排扣西装制服,却又披了黑斗篷,还戴着魔女那种帽子。帽子两侧有又像把角磨圆又像眉月的银色装饰,斗篷背后则镶着又像蝙蝠翅膀又像眯眯眼图案的银色金属。

外表娇弱又惹人怜爱,动作和内在却依然像个大叔。

性格[]

  • 无论成功或失败,都必定将结果导至同一个方向。不为表层的情感所惑,总是在叫做律法的灵魂深处盯着本质。个性是不管成功或失败都会继续前进,崇尚让成功与失败都有相同的结果。他不会拘泥于成功、失败、获得、丧失、光荣、挫折。只要将趋势引导成不管有何发展都会朝同一个方向流动,那么全部都一样。
  • 信奉力量,但是没有善、恶、正、负、成、败的区别。即使是所有人都定位为恶或负的力量,只要最终能达成目的,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伸手。持续接触强烈心灵创伤磨耗灵魂的亚雷斯塔,大概认为憎恨与嫌恶愈强烈愈能成为自己迈进的动力。
  • 重视合理性与效率,所以在这方面即使是妻子也不会手下留情。
  • 一旦开始做某件事就会全力以赴专心一致,为了夺得幻想杀手亲手设计了学园都市的原型,同时利用原型制御暗中掌控着一切。

人际关系[]

  • 和莉莉丝:亲人。亚雷斯塔为了早夭的莉莉丝甘愿毁灭魔法。
  • 和冥土追魂:分道扬镳的老友,最温柔的敌人。冥土追魂拯救过亚雷斯塔,为亚雷斯塔提供了一切,却因为亚雷斯塔的态度最终与其分道扬镳。冥土追魂拥有亚雷斯塔生命控制装置的开关却没有动手。
  • 和一方通行:一方通行悲剧的始作俑者,也是无名有实的师徒。在故事前期一直对一方通行持冷酷的态度。但随后真身行动之后,屡次使用老师的语气对一方通行进行说教,包括要求对方不要浪费电极的电量。

能力[]

灵式绊足[]

将自身冥想传播给他人的技术,强制把影像打进观者脑中的魔法,能够替手势附上真品价值的术式。会对认识到自己动作的目标造成如同想象的破坏力。说穿了就是把自己的身体与他人的身体像古老咒术的人偶与人那样连接,让对方与自己做出相同动作的支配技术。应用这招能够深入他人脑中,甚至可以配合手势,将指定的武器与其威力打进目标的脑袋里。

使用时,其手会在比划出诸如手枪般的手势或抓住西洋剑的动作的同时,手边会有好几个数字如火花般迸出。受到手边散布的数字引导,在被指着的当事人脑中会明确浮现诸如西洋剑的锐利剑锋(只有被指着的当事人才“看得见”这种武器),并确实受到伤害。

由于一切都以目标的脑内为起点,因此精确度不会随着物理上的距离降低。

冲击之杖[]

将“灵式绊足”的技术加以应用的辅助术式,亚雷斯塔的师父阿伦·本内特的拿手好戏。外观是形状扭曲的银制手杖。这种辅助术式能将魔法威力增幅为目标所想十倍。

“冲击之杖”这招原本是亚雷斯塔用来同时对付各个“魔神”的秘技。

幻想杀手[]

出现在1900年布莱斯大道之战时的幻想杀手,是当时拿某位圣者的右手当材料制造的终极驱魔灵装。这种兵器,原本是在召唤失败时,用来将不肯撤退的对象赶回魔法阵另一边。其外观是一支箭矢,前端分为扭曲的五叉,看起来就像要抓住某样东西的手掌。但材料既不是钢铁也不是木头,箭头是骨,箭羽是皮革,本体箭杆则是血肉化成的尸蜡。

在被塞缪尔·马瑟斯折断后便从“这个时代”消失,踏上日后抵达上条当麻右手的另一条路。

托特塔罗[]

托特塔罗由亚雷斯塔·克劳利改写GD塔罗(“黄金”合作完成牌组)而成,它和一般GD塔罗的差异主要在于重编了二十二张大秘仪牌。一般认为,相对于旧塔罗是占卜人类经过最后审判前往下一个阶段为止的时代,克劳利版则借由更换这些图面,主张最后审判已经在一九〇四年结束,现在是十字教支配体制已经消灭的“下一个时代(荷鲁斯时代)”。

一般广为人知的“黄金”系塔罗,主要意义在于从神之子的诞生描写到处刑与复活,借此引出其力量。从愚者到宇宙的二十二张大秘仪牌,目的是与连结生命树的二十二条通道同步,让血肉之躯得以踏入神之领域。换句话说,这些奇迹都还在十字教能说明的范围内。

然而,托特塔罗虽然同样以树为基础,却有些不一样。那是种特殊的排列,记述十字教的诞生到毁灭——也就是世界末日的到来——并歌颂十字教毁灭后的“下一个时代”。不仅“倒吊人”蕴含的意义差异很大,“审判”也由“永恒”取代。换句话说,这副牌不是抵达神之领域,而是将神之领域“封锁的天花板”破坏,把人类推向更高的舞台。

托特塔罗这个牌组,透过所有排列形成一本魔道书,而亚雷斯塔以米娜·马瑟斯为原型配置出来的“问答型思考辅助式人工智能”正是托特塔罗牌这部魔道书的“原典”,其中也包含了圣守护天使·爱华斯的精髓。

法之书[]

《法之书》成书于1904年(也有人认为《法之书》是在1920年至1932年于意大利活动的西西里岛活动期间出现的),书中记载的是爱华斯所阐述的事物。如今《法之书》的原典收藏在罗马正教的梵蒂冈图书馆的最深处。

所谓《法之书》,据说是一本以全世界没有人能解读的暗号所写成的魔道书。就连禁书目录也放弃解读,暗号解读专门官雪莉·克伦威尔也束手无策。据茵蒂克丝的说法,以目前现有的语言学知识根本不可能解读这本书。所以,她只能将为解读的《法之书》暗号文章囫囵吞枣地背进脑子里。

针对克劳利的这本著作,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传说。有人认为克劳利召唤了守护天使爱华斯,经由天使的教导而学会了人类所无法使用的“天使术式”,并将它纪录在《法之书》之中。也有人认为《法之书》一旦被翻开,十字教的时代将会结束,人类将迈入下一个崭新的时代。

“为汝所欲为,即为汝之法”是《法之书》中最重要的概念,也是展现作者中心思想的一句话。“为汝所欲为,即为汝之法(泰勒玛)”,换句话说,自己以为是正确答案的解读法,可以为《法之书》创造出无数种“错误答案”。

“天下男女皆星辰”则指出,这个世界没有无意义的部分,一切事物都设计成彼此交缠的样子。当每一个人都为所应为,世界上便没有多余的东西。但是换个角度来说,也意味着缺一个齿轮就会让整个音乐盒停摆。

亚雷斯塔的理论是,一旦《法之书》完成,十字教术式的时代也就会随之终结。

作中行动[]

魔法师时期[]

亚雷斯塔年幼之时,饱受笃信神灵的父母的欺压,因而对世界产生了怀疑。抱着“既然如此,那我就让大家看看真正的神。”、“既然如此,那我就让大家看看真正的神。我要取代半吊子的神,找到正确的法则。”的想法亚雷斯塔认定走正道无法掌握真相而找上属于暗巷的魔法。

1900年,亚雷斯塔被黄金黎明创始人之一塞缪尔·马瑟斯招揽加入组织,成为马瑟斯派的一员,打破了马瑟斯与维斯考特之间权力平衡。

1900年4月,在亚雷斯塔的老师阿伦·本内特透过占卜事先察觉到亚雷斯塔未来的女儿会无法避免地夭折后,亚雷斯塔认为是“相位与相位冲突产生的火花”导致未来的女儿无法受到护佑,于是,他为了死于偶然的爱女决心破坏黄金黎明的一切。随后,亚雷斯塔正面挑战世界最大魔法结社“黄金黎明”,诱发了成为历史转折点的“布莱斯大道之战”。亚雷斯塔利用马瑟斯的血液伪造了马瑟斯的正式命令书,占领由黄金黎明另一位控制者维斯考特控制的布莱斯路三十六号的仪式场,制造两派的内讧。最后,他用从布莱斯大道武器库取得的“幻想杀手”使维斯考特失去“半不死性”将他杀死,同样用“幻想杀手”重伤马瑟斯并用“灵式绊足”解决了他。虽然“黄金黎明”分崩离析,但亚雷斯塔的行动并未中止,他要灭绝所有的魔法,粉碎各个相位,替神秘划下休止符,要夺回“任何人都能理所当然愤慨、理所当然怀疑的纯真世界”。

即使知道接下来的悲剧,亚雷斯塔后来还是跟他的第一任妻子萝丝结婚,并主动让妻子担任助手。

1904年,在埃及旅行时,亚雷斯塔以催眠刻意让已经怀有身孕的妻子进入出神状态,令她连接到了自称圣守护天使的高阶存在爱华斯,并与他接触,还将爱华斯借由妻子萝丝之口说出的话整理为书籍《法之书》。也是在这一年,亚雷斯塔聆听了对人生带来重大改变的一席话,也是在明知将迎来毁灭结局的情况下依然让女儿降生 。

在诞下第一个女儿莉莉丝后,由于要协助生产,并且给予不安定的母女完整的庇护,亚雷斯塔一度暂时放下魔法研究。之后他为了追赶进度,留下情况已经稳定的母女,踏上追寻高山之旅。但在旅行期间,年幼的女儿突然不自然地病死。随后,妻子离去,家庭也四分五裂。

1909年,在非洲,亚雷斯塔发现让塔罗牌建立连结也无法跨越的深渊,于是用三只鸽子的血弄出比较实际的魔法阵,结果却“召唤”出恶魔科隆尊(实际上是麦奎恩·马瑟斯召唤出的恶魔,用于向亚雷斯塔复仇)。尽管克伦佐第一时间占据了亚雷斯塔的肉体当灵媒用,但他的弟子维克多·纽堡成功逼退了科隆尊。

亚雷斯塔建立的原本该与世人分享知识的泰勒玛修道院,则因为对病患的处置失误而瓦解。在无法进行大规模魔法研究的情况下,一九四七年一度在英国宣告死亡。猎杀结社所有魔法师的复仇者,在最后的最后将刀刃刺向自己。根据历史记载,亚雷斯塔于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一日在英国偏远的乡下被英国清教的魔法师杀死。但事实上亚雷斯塔并没有死亡,青蛙脸医生冥土追魂将当时遍体鳞伤、倒地不起的亚雷斯塔治好,并给予了生命维持装置,还介绍了日本这个地方给他,帮助他建立起学园都市

科学领袖时期[]

如果周围没有具备异能之力的人,就无法察觉“幻想杀手”的存在,于是,亚雷斯塔为了吸引不知何时会诞生的上条当麻,在二战结束后以帮助日本战后重建为名,在日本东京西部花了超过五十年建立起了改变型态的泰勒玛修道院——学园都市。为了在“黄金”毁灭后将所有魔法赶出世界,亚雷斯塔创造了敌对的科学阵营,遵循“原型控制”思想,将世界一分为二,并制造对魔法阵营的对立。

为消灭魔法,亚雷斯塔制定了庞大的“计划”。而亚雷斯塔明白,自己的人生从一开始就不会顺着他的意思走。在明白这点的情况下,他把一切安排成“无论遇到何种危难,最后都会收敛到同一条路上”。这就是名为“计划”的连串事件流程图。

8月8日,面对炼金术师奥雷欧斯·伊萨德占领三泽塾并监禁姬神秋沙的意外事件,亚雷斯塔招来英国清教和罗马正教。然而,罗马正教的十三骑士团和额我略圣歌队遭到全灭。最后,英国清教魔法师史提尔·马格努斯在亚雷斯塔的授权下,跟上条当麻一起打倒了奥雷欧斯·伊萨德。亚雷斯塔对幻想杀手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珍惜,简直就像是在给予修行中的圣人种种试炼。

默认“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实验。然而,由一方通行所参加这项实验,真正目的绝对不是什么等级6绝对能力的进化,而是为了将人造能力者配置到全世界各个角落。为了很自然地将这些“妹妹们”送到“外面”区,所才故意先毁掉超能力者量产计划,然后又毁掉掩人耳目的等级6绝对能力计划。通过这两个假动作,将“妹妹们”送至全世界。这些“妹妹们”就像是虚数学区的天线,覆盖了全世界。原本只存在于学园都市内的虚数学区,也将会扩张至全世界。土御门元春认为,接下来只要能够完全掌握尚未完成的“虚数学区·五行机关”,让“人工天界”启动,所有魔法师的力量都会因新“界”的出现而失去控制,最后自灭。 

每当发生意外情况时,亚雷斯塔就会再次更正“计划”,修正误差,反而借此将庞大的“程序”变得精简。亚雷斯塔早已知道“虚数学区·五行机关”(真相就是AIM扩散力场本身)的控制法,但是缺乏重要的材料,也就是“钥匙”,所以无法执行。但是只要以一定的顺序引发特定的事件或问题,就可以制造出“钥匙”。9月1日,英国清教魔法师雪莉·克伦威尔侵入学园都市,亚雷斯塔为缩短“计划”中的二零八二至二三七七,冒着引发“科学”和“魔法”这两大世界全面战争的风险,使用上条当麻击败雪莉。通过幻想杀手来灌输“死”的概念,来让原本没有自我的“虚数学区·五行机关”产生自我,借此掌握“虚数学区·五行机关”的“钥匙”风斩冰华

9月19日,从英国清教首领萝拉·史都华那里得到罗马正教魔法师侵入学园都市的通报,并与萝拉达成协议,允许英国清教派遣“跟学园都市里的人熟识的魔法师”史提尔·马格努斯基于“以个人身份前来游玩”的正当理由混入学园都市,跟上条当麻、土御门元春一同行动阻止丽多薇雅·罗伦婕蒂欧莉安娜·汤姆森妄图利用“使徒十字”支配学园都市的计划。看穿其幕后的主使者是罗马正教,担心罗马正教今后还有可能继续使用高级的灵装生事,虽然幻想杀手成长还不稳定,但还是决定提早“人工天界计划”。

9月30日,“神之右席”的前方之风侵入学园都市,她的“天谴”术式让学园都市近九成的机能瘫痪。亚雷斯塔为了前方之风,决定使用尚未完成的“虚数学区·五行机关”,就算要波及自身也在所不惜,于是命令木原数多的猎犬部队捕获最后之作。透过学习装置向最后之作脑袋里注入病毒,“虚数学区·五行机关”在学园都市的展开已经完成(因为是应付临时危机,输出功率比原先预想要低),只要在学园都市内部行使魔法,所有的魔法师就会失控并自爆。同时,“虚数学区·五行机关”的部分开始展开,以理论模型“风斩冰华”为蓝本,改写追加模组,经由强制操作御坂网络,成功达成学园都市内所有AIM扩散力场的人为诱导,因此,学园都市出现“保险丝·风斩”。但是,这个行动并不是亚雷斯塔的最终目的,这只不过是为了爱华斯所准备的计划一部分。在利用“保险丝·风斩”击溃学园都市的敌人的同时,亚雷斯塔在能量方向操纵装置一方通行输入AIM扩散力场数值设定的作业也结束了。

由于滨面仕上独自击败了第四名的超能力者麦野沉利,学园都市上层认为滨面的行动对亚雷斯塔的“计划”造成的伤害,说不定会比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更严重,因此正在策划全力抹杀滨面仕上。10月17日,学园都市派出麦野沉利等暗杀部队追杀滨面。与此同时,代号“龙”的爱华斯主动现身跟一方通行接触。但是,一方通行的“不成熟”,让爱华斯认为亚雷斯塔“这次也是”操之过急,还嘲笑他的计划有误差。

10月30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幕后黑手右方之火被上条当麻打败。但是因为右方之火对上条的那只右手有点太过深入,原本应该所有人都认为那是“能抵消异能之力的右手”,但他却窥见了其中隐含的东西,这让亚雷斯塔实在无法置之不理。更糟糕的是,“其中隐含的东西”还从他手中溜走,这下子他不得不“绕远路”,这让亚雷斯塔非常愤怒。于是,亚雷斯塔离开生命维持装置,出现在俄罗斯制裁右方之火,砍下他的右手。而同时,亚雷斯塔的行踪也被远在的英国的英国清教总大主教萝拉·斯图亚特(真身为科隆尊)所感知到。

11月5日,亚雷斯塔放任“新生”的骚动不管和“无线电探空仪要塞”通过学园都市上空。这让蕾薇妮雅·柏德蔚认为,他“因为接触到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及右方之火,导致以上条当麻为中心的‘计划’发生了巨大错乱”,“尝试想修正那些混乱,但是却再也搞不清到底要往哪个方向使力,才能让一切复原”。

11月,亚雷斯塔放着欧提努斯不管,决心优先处理“魔神”这边。知道“‘魔神’为了在世界上往来,会对自己的肉体施以共通的法术”这件事,决定加以利用,要在“魔神”们的内部结构加上新参数,这是最好的机会。在欧提努斯被击破时,亚雷斯塔踏入神域孤身挑战“魔神”,透过直接碰触“魔神”们窃取他们的参数,在付出了全身被烧伤三分之一的代价后顺利返回,为打倒“魔神”而作了第一步准备。

12月1日,圣日耳曼事件期间,“魔神”们也行开始蠢蠢欲动。为让他们能在世界上往来而不至于毁掉世界,他们打算透过“无限镜分割”法术(将拥有无限容量的“魔神”分割成无限份,再将勉强能让世界容纳的存在无止尽叠合)现世。亚雷斯塔派出木原脑干,以它身上着装的对魔术式用驱动铠为力量的中继站,打倒了“魔神”之一的活尸,并且将她掉包,趁这个机会将某样“东西”埋入现世的“魔神”们的身体里面。

12月3日,派遣着装备了对魔术式用驱动铠的木原脑干,又消灭了“魔神”中的僧正,然而其他“魔神”则被来自学园都市外部的上里翔流使用他的“理想送别”大部分消灭。上里的右手能将由亚雷斯塔而生的事物、影响一并消除,这让“计划”好不容易才甩掉接连不断的意外状况,踏上复原之路,却依旧留下了毁掉这些的“可能性”。于是,亚雷斯塔为达成目的,明知不会奏效依然派出木原脑干出动狙击上里,最后造成悲剧。他为了“计划”见死不救,为的是让木原唯一动起来,向上里复仇。

12月5日,亚雷斯塔先是击杀了学园都市因为大热浪而结成聚落的某名管理者,之后出现在被御坂美琴打败的木原唯一跟前,宣称“上里翔流原本就是威胁,御坂美琴则因为接触了对魔术式用驱动铠而萌生别的威胁”,允许她为“复仇”在学园都市内大闹。但是,他表面上追逐着上里翔流和御坂美琴,实际上却是在追踪和萝拉·斯图亚特有直接联系渠道的上里翔流的监视者乌丸府兰,让计划向前迈进。所以,无论是面对Element的出现,还是为了对抗它们而袭击整个学园都市的大热浪,亚雷斯塔虽然心知肚明,却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坐视不管。

12月11日,当“木原唯一失控”带来的事件平息后,亚雷斯塔出现在能直达萝拉·斯图亚特的乌丸府兰面前,企图将她纳入手中,但却被背叛的土御门元春开枪,连中多发子弹倒地任由土御门把她抢走。当土御门元春、土御门舞夏、乌丸府兰他们在上条当麻等人帮助下打算翻越围墙逃出学园都市时,对土御门舞夏施下诅咒。于是,上条、土御门等人为了找出解咒的方法,从上里破坏的火箭推进器后产生的大洞进入“没有窗户的大楼”调查。而亚雷斯塔接下来对上条所做的一切,全都属于一个仪式,他透过仪式稳定地召唤出了爱华斯。在被上条当麻打倒后,遭到把萝拉·史都华作灵媒的恶魔科隆尊暗算,却也照惯例地因祸得福知道了另一个女儿的下落与该打倒的敌人身份。虽然作为统括理事长的肉体被科隆尊占据,但他却分化出十亿七千万以上的个体,攻击包括英国在内的英联邦各国。

科隆尊想要抢夺学园都市的综合资料库“书库”,为了争取时间亚雷斯塔将科隆尊连同“没有窗户的大楼”一起放逐到宇宙继而落到“魔神”们被放逐的世界。因为想要“能整合自己意见的反向看法”,让上条当麻跟她一起行动。期间,还与自己“复活”的女儿莉莉丝重逢。粉碎了克伦佐抢夺“书库”的企图,并帮助被科隆尊附身的乌丸府兰(A.O.弗兰西斯卡)摆脱了科隆尊的控制。为了完全投入战斗力,银发少女这个“留在学园都市的个体”也得离开学园都市参加英国攻略战。

为了彻底排除科隆尊的威胁,亚雷斯塔要求上条也要参加英国攻略战。当科隆尊从“魔神”被放逐的世界回到学园都市后,此时既没有学园都市权限又没有财产的银发少女亚雷斯塔,透过向“书库”输入病毒,让连到“书库”的所有电脑都感染病毒报废(不止是学园都市,遍布全世界的合作机关也都包含在内),造成学园都市大规模停电,最后将连一点资料都抽不出来、并且一个人也不剩的学园都市让给了科隆尊。

语录[]

逸闻[]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