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提醒
Test-Icon-info
本角色因为动画与本作表现形式不同需要进行更客观的编辑。
请角色厨不要携带过多粉丝滤镜进行编辑。


白井黑子(白井 黒子,しらい くろこ)常盘台中学一年级生,在学园都市里任职风纪委员御坂美琴的室友。她是《科学超电磁炮》的第二主角,《魔法禁书录》的配角。

背景编辑

白井黑子是常盘台中学的大小姐,家庭跟涉及超商、进口超市领域的白泉控股有关。御坂美琴的室友和学妹,也常盘台中学唯一的空间移动能力者。

开始时她对御坂美琴因不了解而有偏见,但在了解御坂美琴后,她开始对御坂美琴产生仰慕之情,为了和御坂美琴同住,而使用了手段将御坂美琴原有的室友给请了出去。她和初春饰利在小学时代相互认识了,两人也是风纪委员的同事。

她对其「姐姐大人」御坂美琴的仰慕已经到了难以想像的地步了,这或许也正是黑子在剧中会有许多看似变态的表现的原因,就连搬去和御坂美琴一起住也是因仰慕御坂美琴的缘故,她甚至于会因御坂美琴与其他人间较为亲密的行为而产生妒意,也因此被某些人认为是个变态;除此之外,她有着管家婆的一面,常常就其「姐姐大人」御坂美琴的一些行为碎碎念。但事实上她是非常有正义感的,执行公务时也非常认真。白井黑子讲话时,讲话语尾常常会加上「の」,其执行风纪委员任务时讲的话「ジャッジメントですの!」也因而成了她的名言。

外貌编辑

身高略矮于一般国中女生的平均身高,茶色头发的少女。发型是系着蝴蝶结的双马尾,因为是自然卷,所以常到坂岛道端的美容院整理发尾,将头发烫直  。由于学校的校规,即使是在校外、宿舍内和寒暑假期间也都穿着制服,脚上则是三折袜,有点传统的外型是最大的特征。

大腿根部所绑着的皮带上,插有许多飞镖及单手弩用金属箭矢 。这也是白井黑子利用空间移动,能在一瞬间将金属箭矢移动到目标身上的必杀招式。

人际关系编辑

1.黑子看到在風紀委員訓練後疲憊的初春,主動遞水給她,並安慰這個剛認識的陌生人,

初春在郵局搶劫事件後被黑子捨己為人/ 見義勇為的行為感動, 並想到黑子之前在她消沉時鼓勵她的話,於是決定改變自我。

2.妹妹篇許早就看出美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與憂慮,為了體貼美琴的心意而不選擇追問下去,

之後殘骸篇窺視到妹妹篇事件的冰山一角,與結標一戰後負傷住院,看出美琴的自責,對美琴說她沒有錯,並鼓勵她露出笑容,表示只要有美琴的笑容自己就能振作起來。

3.大霸星祭篇發現淚子想要幫助伙伴的心,將工作情報透露給她,請她助一臂之力,並對淚子說要相信初春的內心足夠堅強,在初春回來的時候對初春說你要有自信,你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

拖著傷痕累累的疲憊身軀追到真兇時,第一件事是對自己伙伴的優秀能力感到驕傲。

4. 在訓練新任風紀委員小牧時的回憶,原本黑子在她眼裡是個經常多管閒事愛嘮叨且抱持無聊信念的人,在一次意外後想起了黑子的教導,對自己不聽勸的貿然行動感到後悔,並在趕來的救兵身上看到了她的背影。

5.天賦夢路篇,美山在一次火災後對自己的能力喪失信心,黑子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知道他也跟自己抱有相同的理想,也經常勞累自己,遇到重大的挫折,了解自己能力的極限, 於是黑子鼓舞他肯定自己的努力並慢慢振作起來後跟她合作, 讓美山改變了心意。

6.黑子看到小牧同學在醫院病房也繼續工作,就把她手上工作用的平板拿下來,然後鋪好棉被讓她躺床上好好休息,換自己來加班,笑臉溫柔以對地安慰鼓勵她,出病房後憤怒地表示要替受傷的小牧報仇。

7.超炮小說SS3第二章裡“咲連誘璃”即將因為無辜原因莫名其妙被警備員當成“犯罪嫌疑人”抓走時,黑子立刻放下手中原先要給警備員簽名的筆,站出來替剛結交的好友抱不平,在勸退警備員之後,誘璃對於“黑子願意幫助她”感到震驚。

8.越獄篇和吊鐘一戰,對手克制她能力,武器還帶麻醉,稍微被割傷就會讓自己難以行動,對手還有場地優勢,即使如此,為了救出被綁架的初春和履行風紀委員的責任,黑子不選擇逃跑,還是勇敢對敵。

能力编辑

白井的能力是Level 4的“空间移动”,简单来说,就是可以把皮肤碰触到的东西(包括自己)以无视三次元空间规则的方式,在瞬间送至远方的能力。根据书库搜索的结果,学园都市中共有58名空间移动能力者,一次能够移动复数物体的能力者有包括白井黑子在内有19名,而在常盘台中学里,空间移动能力者也只有白井一人。

“空间移动”的等级认定包含三个要素,那就是移动时的“物体大小(质量)”,“距离”与“精确度”。通常,如果能将和自己等重的东西进行空间移动,便会被认定为大能力者(等级4)。

使用 编辑

“空间移动”的基本原则是“被移动的物体”会挤开“目标位置上的物体”,不受物体的材质的影响,理论上白井可以用纸来切断钻石,只是从来没有试过罢了。因为只能移动“触摸到的东西”,所以没办法将远方的物体移动到手边来。

白井黑子的能力极限为“距离81.5米,质量130.7公斤。”不过这个数值中的距离与质量之间并没有相对关系,质量小也没办法移动得更远,而且只要接近极限距离,不管移动多轻的物体,精确度一定会下降。白井最不擅长把又大又重的东西移动到远处,如果是五十米内,误差顶多才几厘米。

白井黑子可以透过能力移动“自己的身体”,进行连续高速移动。每移动八十米的距离,便指定下一个八十米的目标,也就是说在白井连续使用能力时,会发生一秒钟的停滞。在旁人看来就好像突然出现在一个点上又消失,然后又出现在下一个点上,换算成时速则在每小时两百八十八公里上下,“空间移动”是点对点而不是直线移动,所以没有惯性。要不然,若是裙子因空气阻力而飘起,那就糗大了。


攻击方式
编辑

空间移动的攻击可以将任何物体由内侧撕裂,可说是一击必杀的攻击法。

白井黑子利用空间移动能力,将隐藏在裙子里的金属箭矢,瞬间移动到心中指定的坐标上。不但拥有机枪等级的威力和连发动,而且由于是点对点的移动,所以不会被遮蔽物阻挡,也不用担心有人因流弹而受伤,可说是相当可怕的攻击方式。

弱点 编辑

由于计算方式比其他能力复杂且不安定,能力高低会因精神状态而起伏不定,所以精力不集中的时候就无法使用能力。“空间移动”能力背后的原理是“先跳脱三次元思维,在十一次元上找出自己的坐标,然后演算出移动向量“。这样的演算行为,跟一般的超能力者在脑中建构出的简单命令文,在复杂程度上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所以,一旦陷入剧烈疼痛,焦躁,混乱的状态中,无法保持平常心时,能力者会失去计算能力,因此无法使用空间移动。

根据某项报告中的定义,凡是空间移动类能力者都无法移动相同类型的能力者。这可能是因为同类型的AIM扩散力场会干扰空间能力者的能力,但是关于AIM扩散力场的相关研究太少,所以详情有待查证。

另外,白井在连续使用“空间移动”能力的时候会出现1秒钟的空隙。

作中行动编辑

幻想御手篇 :

單挑混混時發現攻擊無論如何都無法命中他, 且明明視覺上避開了對手的攻擊卻還是被對方擊中, 邊思考原因邊引誘他到廢棄大樓的頂層, 了解對手的能力是將光線扭曲形成錯誤的影像後, 用能力使窗戶玻璃將樑柱全部切斷後讓大樓倒塌,使對手敗於地形殺。

大霸星祭篇:

單挑警策時 一手拿著石頭面對警策的液態金屬機器人, 起手就把機器人脖子上的攝像頭給廢了, 然後利用機器人只有聽覺沒有視覺的特點, 用石頭的聲音吸引機器人的注意,自己見縫插針地四處搜索警策。 她為了打消警策的警惕,故意讓初春造了個“自己被機器人殺死”的影像, 瞞天過海騙過警策的雙眼,徹底擺脫了機器人的糾纏。 最後面對警策的時候黑子的頭腦異常清醒,

警策之所以躲在下水道裡就是限制黑子的移動能力, 讓她只能在一條直線上移動, 這樣就算第一次teleport躲掉飛刀, 在發動第二次之前依然會被警策的第二發飛刀打中。 然而警策這次失算了,黑子早就識破了這個小伎倆,就是不用超能力, 用手直接擋了一發飛刀,竄到目標身前, 第一招破顏掌後用能力瞬移到旁邊用膝蓋攻擊警策的頭部, 最後再用能力躲開警策的小刀突刺,瞬移到上方飛踢警策的頭部, 一套操作讓警策暫時失去意識。

越獄篇:

黑子透過之前在車上短暫的遭遇戰判斷吊鐘之所以能輕鬆躲開她用能力移動的金屬箭矢, 是因為吊鐘能夠透過感知AIM擴散力場來進行“前兆感知” 因為預知能力需要媒介才能有相當的精確度,讀心能力處理上來不及, (黑子用能力的時候造成的外界影響太明顯,吊鐘能憑著戰鬥經驗觀察到),

因此能夠破解【空間移動】這樣的能力 吊鐘對地形的運用也不錯,依照劇情+腦補, 吊鐘和黑子都是第一次來到這樹林, 並發生戰鬥,吊鐘在森林裡可以靠忍者的體術自由高速移動 (吊鐘在對自己有利的場地單挑黑子), 黑子先是用能力移動到後方在林子裡弄了根長木棍做武器,然後故意賣破綻讓吊鐘出來,

把身體轉了180°, 最後是先丟石頭擋刀吸引吊鐘注意力然後一棍敲頭擊中了吊鐘 (她原本要能力把自己傳送到吊鐘前面,而AIM的目標位置也已經讓吊鐘發覺了, 但實際上她並沒有移動到那個位置上,而是丟了一顆石頭過去, 所以吊鐘才會說「AIM是佯攻嗎?」,而此時的黑子所說的話, 其真正意思則是「空間移動跟我本人一樣都是相當細膩的, 這演算的動作就如同正在運行中的程式被拔掉電源一樣,是可以中途停止運作的」, 這樣才說得通為什麼要傳送的AIM位置已經被察覺的,但人沒有被送到) 估計黑子這一話使用的水泥板和樹枝都是用能力弄出來的,

用能力移動水泥板出來當作暫時的盾牌, 用能力切斷樹枝將樹枝當作增長攻擊範圍的武器, 畢竟確認身上的金屬矢用能力遠程投擲會被吊鐘感知100%躲過, 不用能力的普通投擲也無法確定命中對手(畢竟吊鐘是體術忍者) , 所以選擇跟對手近戰,需要長的近戰武器, 成功預判了對手的攻擊先發制人。

在吊鐘被黑子用AIM擴散力場的佯攻騙到並擊中後, 吊鐘在被擊中的一瞬間反手往黑子腹部劃上一刀, 沒想到黑子已經事先在衣服裡藏好水泥板,擋住了這次的攻擊, 隨後二人繼續交戰, 吊鐘對於黑子的“佯攻戰法”表示難以看穿, 並對於明明是第一次使用這種方式戰鬥卻能運用自如的黑子感到佩服, 稱其為“天生的格鬥頭腦”, 而黑子清楚自己的能力不適合打持久戰,打越久會越不利, 最後被吊鐘的麻藥刀劃傷了手部, 此刻吊鐘覺得自己已經穩操勝券了,

黑子右手被吊鐘的麻藥刀割傷後, 用能力將止血劑直接轉進傷口內側導致那附近的血管與神經斷裂,自廢右手保命, 並忍住血管與神經斷裂時的痛苦不發出悲鳴,讓吊鐘誤以為黑子已經被麻藥擴散全身失去知覺並無法動彈, 吊鐘對黑子下死手的一瞬間沒料到黑子不能動的樣子是裝的,吃了黑子一記頭槌和腹擊, 然後黑子邊閃躲吊鐘的追擊並將其引誘至預先設下的計時閃光機的附近, 內心倒數計時閃光機的發動時間,在離閃光機發動只剩兩秒時, 利用吊鐘能觀測黑子發動能力時的AIM力場來判斷移動位置的特性, 將自己即將用能力位移到空中的AIM力場暴露給吊鐘看,

吊鐘覺得黑子用能力跳到無法閃躲的空中是死路一條, 以為這跟黑子之前暴露AIM力場結果並沒有位移來騙她的佯攻是一個樣, 所以直接對眼前的黑子發動攻擊結果被黑子用能力位移到空中閃開了, 吊鐘驚訝之餘,盯著位移到空中的黑子,結果被黑子預先設下的計時閃光機閃瞎了雙眼, 利用吊鐘被閃瞎雙眼的這一瞬間的時機,黑子踩著樹幹往吊鐘的位置來了一記飛踢, 吊鐘因為身體在剛剛與黑子的交戰中被黑子打傷,所以費了些勁才躲開飛踢, 吊鐘察覺綁著麻藥刀的繩子竟然把自己的身體拉往黑子的方向, 原來黑子的真正目的並不是用飛踢擊暈吊鐘,而是吊鐘身上的麻藥刀, 結果被黑子用麻藥刀劃傷了自己的手,被自己的麻藥刀麻暈, 並在暈倒前承認自己之前小看了對手,表示黑子很厲害。

语录编辑

1.「我身为风纪委员的一分子,实在不能放着恐怖分子不管。」白井对着昏暗的通路远端一瞪,接着说道:「但是,人命安全却更加重要。如果警卫提早放下隔板墙的判断是正确的,表示已经没有时间了。这里马上就要发生大规模的战斗,我得先让大家逃走才行。」[1]

2.所谓的礼节,不该勉强对方,而该由自己善加引导。

所谓的教养,不是爱慕虚荣,而是聆听对方的烦恼。

所谓的尊严,不能独善其身,只能在守护对方后获得。[2]

43「是有什麼打算嗎?說那樣的話我還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 

「 如果那是威脅到這個都市的治安的話,就算對方是姐姐大人,黑子也不會忘了自己的職責的」——《某科学的超电磁炮》第32话 ​​​​

5.「美山,如果說你為了救狗這樣勞累自己是你的任性,那我現在不放棄也是我的任性。

而且毫無疑問,那被稱為任性的東西是我們眼中的正義。」——《某科学的超电磁炮》第76话 ​​​​

6.「所以就請姐姐大人笑一笑吧,看到這個笑容...黑子一定會再次振作起來的 」——《魔法禁书目录》漫畫第65话

参考资料 编辑

  1.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 06
  2.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 08